主页 > 成功案例 > 内容
湖北兵工钢药厂历年及宣统元年造成拨解实存各
发布时间:2018-12-16
湖北兵工钢药厂历年及宣统元年造成拨解实存各项军火表

普通台湾民众家中,电冰箱、微波炉、电风扇等电器全都是使用110电压,只有冷气机使用220,而电脑、平板和手机等电子产品则是110至220全球通用。

此次台湾电力公司提议将家用电压从110改为220,拟采用台科大电机系教授陈在相提出的技术改压构想,将家庭插座改四孔插座,以提供220电压。

据中国时报报道,陈在相今年应邀前往台电解说改压构想时,还被台电副总篮宏伟盛赞&;这个创意可以得到诺贝尔奖&;。

而英媒则将此举视作向台湾向大陆靠拢的又一举动。据报道,&;台湾电力公司以节省电力为由提议将家用电压从110改为220,但民众家中电器和插座全都要更换,更有人质疑这是为了向中国靠拢,和节省电力无关。 &;

目前,国际上多数使用220,所以台湾人出境,或外地人到台湾,电器常无法通用。此举有助于台湾和国际接轨,带动观光产业。 但援引反对者意见指出,&;美国、日本这两个和台湾关系密切的国家,都和台湾一样使用110,改成220不是与国际接轨,而是与中国接轨,向中国靠拢。&;

改压工程之所以被称为&;世纪工程&;,难度之高可以想像,早在十几年前台湾就讨论过可行性,牵涉老百姓更换家电这笔钱谁出,工厂也需要重新开模等,因此反弹声浪很大。

对此,台电发言人徐造华表示,改电压是个大工程,涉及范围极广,要求民众更改家中现有插座有其困难度,因此可能以新建大楼试行机会较大,要求未来新大楼都要以220配电。

另外,台电提出的4孔插座型式与现行家电制造商插头型式不同,需搭配转接线使用,而且还必须考虑110、220插座共存时的误插问题,涉及使用安全。

徐造华表示,提升供电电压有助减少线损,但影响范围大须审慎评估,台电内部目前仍在学术讨论阶段 ,是否向经济部能源局提出方案,还有待评估。

事实上,电力供应不足一直是困扰台湾当局的一大难题。而建立&;非核家园&;是民进党政府选前就提出的承诺。2015年反核大游行甚至打出&;用爱发电大队&;&;用爱发电,有爱无限&; 等标语。蔡英文也到场支持。

能源绝大部份依靠进口的台湾,每到夏季就面临&;电荒&; 。2017年8月15日,更是因为台湾中油工作人员操作失误引发全台无预警大规模停电事件,波及19个县市、688万用电户,全台陷入一片黑暗。

说好的&;用爱发电&;呢?岛内网友气愤表示,如果&;用怒发电&;,昨晚累积的电量,保证将让蔡英文任内不会再断电。

结果引来台湾网友一片嘘声:&;鬼扯&;&;又在转移焦点&;&;好好检讨不行吗&;&;&;

台湾媒体人感慨:原来根本不用发射飞弹或军机舰示威,只要吸收个&;二百五&;潜进&;中油&;公司,误触按钮就能让蔡&;政府&;毫无招架之力。&;而此次事件更让民众清醒认识到台湾电力系统的薄弱。

如今,台湾探讨实行&;世纪改压&;,为节省电力将家用电压从110改为220与大陆接轨,却挑动部分人的敏感神经,引发所谓&;担忧&; 。

8月30日,台北街头一处地面标识引发台媒争相报道。台北101大楼与世贸三馆间的路面标示 &;机车入口&;四个字原本应该用台湾民众习惯的繁体字(即&;機車入口&;)标注,而地面上的&;机&;字却用了简体 。

台媒称,&;从高空往下看,简体字的标识格外显眼。&;而此事也迅速在台湾社交媒体上发酵。

更多的网友看到新闻后表示&;一头雾水&;:&;这些简体字,台湾用了几十年了,和统一不统一扯不上什么关系,尤其是路上的标识,好懂最重要! &;

针对简体字一事,有台媒专门联系了台北世贸展馆营运单位外贸协会。该机构指出,由于机车的&;机&;字繁体字笔划较多,在道路地面上刷漆时,油漆的面积太过庞大和密集。如遇天气不佳,容易导致轮胎老旧、胎纹深度不足的机车司机滑倒。因此,马路承包商基于安全考虑,决定采用简体&;机&;字。

外贸协会回应时特别强调,若真的有意要使用简体字,应该连同&;车&;字一并写为简体字,此事件纯粹是以机车族的安全为考虑,无关任何政治因素 。

其实,&;简繁之争&;一直都有,只要能够方便两岸民众的阅读和使用,顺其自然各取所需才是王道,无需意识形态来横插一脚 。以&;台湾&; 两字为例,所有台湾人书写时几乎没有用&;台&;的繁体字,都是用简体 。

相比绿媒的&;杯弓蛇影&;,更深层次原因是蔡当局对&;统独&;意识的操弄 ,造成两岸关系不断紧张,甚至引发&;武统&;声浪。

&;一带一路&;中欧班列开通后,有台湾媒体人前往义乌参观,回台后在节目中为&;国际化&;的义乌疯狂打。

改变电压本身是台湾民生的重大工程,改革的难度和阻力都不可小觑。倘若单纯如英媒所言,是&;在美国、日本或中国之间选边站的政治问题&;则未免过于片面。

而这种改革尝试,正是台湾民众对某些政客提出&;爱是万能&; 的反思。

武汉长江大桥迎来了60岁的生日。1957年10月15日,一桥飞架南北,长江天堑变为通途;阻隔了几十年的京汉、粤汉铁路无缝对接,京广大动脉全线贯通。

如今,这座我国首座公铁两用长江大桥每天有300列火车、10万余辆汽车通行;60年来,它历经7次较大洪水、77次轮船碰撞,依然巍然挺立。今年4月发布的“体检报告”显示,目前全桥无重大病害,24805吨钢梁和8座桥墩无裂纹、无弯曲变形,百万颗铆钉未发现松动

“桥坚强”的美誉,不仅源自过硬的质量,也离不开对桥梁的精心养护。60年来,不论严寒酷暑、刮风下雨,武汉铁路局武汉桥工段三代“守桥人”始终虔心呵护、默默奉献,养护维修水平一直位居全国前列。

桥长近1.4公里,来回一趟2.8公里,“80后”养桥工人陈卿明记不清每天要走多少个来回。桥面是否有异物,钢轨是否有断裂,钢梁是否有锈蚀,扣件是否拧紧

作为一名年轻的工长,“桥三代”陈卿明爱动脑筋、善于思考,是同事们心中的“麻烦粉碎机”。大桥上的更换钩螺栓作业最“棘手”,陈卿明根据钩螺栓的形状,研制出一种焊头卡,以前两个人干的活,现在1个人就能轻松搞定;通过大桥的列车密度、速度增加后,木枕使用周期越来越短,陈卿明带领同事研制出了一种塑胶垫圈,安装在护轨下方,延长了木枕的使用周期。此外,他们自行研制的“起道辅助装置”等新工艺也得到推广。

同样是“桥三代”,黄志国擅长“钢梁喷漆”,是公认的“土专家”。他也善于动脑筋,喜欢技术革新。近年来,黄志国先后研究革新7项桥梁作业工机具,有效提高桥梁作业效率,降低劳动强度。

记者见到武汉桥工段长江大桥车间桥梁一工区工长聂亚林时,他正在刚投入使用的“作战指挥部”盯控。大厅正前方电子屏幕显示着大桥数十处关键处所的实时画面。大厅中央摆放着10台电脑,各项日常检测数据一目了然。

在武汉长江大桥工作了30年的“桥二代”聂亚林对这些天养桥工艺、技术的变化感受颇深。他说:“这些年,大桥养护经历了传统手工时代到机械化、再到信息化智能化时代的跨越。”

上世纪,养护维修桥梁主要靠肩扛手抬、手工作业。2000年后,电动扳手、电动打磨机、高压喷漆机等先进工具开始广泛使用。如今,信息化、大数据手段兴起,坐在安全指挥中心能24小时全覆盖监控大桥状况。

看到眼前日益先进的养桥工艺,第一代“养桥人”、年近八十的蔡佑春满是羡慕和欣喜。他说:“我们都是传统的手工作业,大桥是钢梁结构,轨枕均是木质,桥上场地窄、行车密度大,重体力、高强度的作业多,考察一名工人是否合格,更要看体质。”

如今,秉承“科学养桥”理念和“工匠精神”,武汉桥工段着力提高养桥水平和工效,一场以“检、修分开”为主要内容的桥梁维修体制改革正在武汉长江大桥车间全面推进;他们制定了大桥养修“检查、计划、考核”七个关键环节,并加速推进“智能桥梁”建设。

听着“养桥后辈”上工前“人在桥上、桥在心中”的呼喊,武汉铁路局武汉长江大桥段第一任副段长、已经88岁高龄的范孝廉很是欣慰,又满怀期待。他说:“武汉长江大桥就是

,新时期的养桥人,要把桥放在心中,还要有更广泛的视野,要多走出去看看,对标先进、赶超先进,把桥养好、护好。”